Cancermin

人生就像一場遊戲。

前面二十級(歲)基本上都是新手村。

然後你的新手NPC是亂數決定的爸媽。

個人能力數值跟著NPC的資源決定一半的基數。

等到等級可以出新手村,遊戲的自由度大增。

有的人會考慮再練等級(念大學、研究所)多上升一些點數才要出村去解任務,也有人迫不及待的出村去探索這個世界。

你可以專心的點自己某一項的技能點數,或是花很多時間累積財富,有的人會一直探索世界的地圖,或是花很多時間在社交頻道上聊天交朋友。

然後如果時間到了,找到一個志同道合的伴侶,你們會變成其他新玩家的NPC。當然新玩家也是亂數決定。

但是這個遊戲最爛的地方就是遊戲的開發商很爛,等級越高然後做每件事情的冷卻時間越長,而身體的bug跟錯誤就越多,操縱起來就越來越不穩定。最後等到錯誤累積到一個數值,遊戲就結束了。

如果不出意外,大部分的人大概平均玩到等級80級(歲)就會結束遊戲,你雖然可以靠健身或是藥物來控制這個狀況,但是只是延遲遊戲結束的時間。

有的玩家玩不下去的時候,或是想要作弊的時候,就會傳訊息給開發商(上帝),或是伺服器的GM(神明),但是開發商忙著調整遊戲數值的平衡基本上不會理你,然後遊戲伺服器的GM因為只有那幾個在輪班,每天都收到一卡車的訊息,除非嚴重影響遊戲平衡,不然他們可能也沒時間理你。
當然也有賣外掛的,但是基本上都是騙子(惡魔)居多。

還有的更好笑,有些人其實是其他遊戲的廣告工讀生,會開個帳號跑來跟你說這個遊戲太辛苦了,等級又不好練,另一個遊戲更好玩,一開始就給你幾千萬的錢跟裝備還有資源,叫你跳槽去別的開發商那邊去。(西方極樂世界)

總之大結局就是,這場人生遊戲愛怎麼玩都隨便你。每個遊戲商都想浪費你的時間讓你沈迷下去,想清楚就好。(圖為新手村正被屠村中)

--

--

這是勿忘我花,花語即如花名一樣,據說古代在歐洲,一位騎士與心儀的女子漫步多瑙河畔,為了摘花給心儀的女子,卻失足掉入急流中,自知無法得救的騎士說了一句:「Don’t forget me!-勿忘我」,便將花朵丟向戀人,然後便下落不明。

「遺忘」這件事情,其實是一個充滿迂迴的心理遊戲。
所以想要來談一下「遺忘」這件事情。

記得那一年我還在念國小,跟著補習班的老師們到外面去郊遊烤肉,後來我們幾個人跳上了一個搖椅,原本玩得好好的;後來這位女同學跳上來後用力的搖晃幾下後,我當時因為白目站著,一個重心不穩,滾了好幾圈摔到了山坡下面,手腳全部都是擦傷流血。

後來我自己爬上山坡後,看到大家都嚇傻了,第一句話就對著那位同學說:「齁~你幹嘛要害我摔下去?」

沒想到她馬上跟瓊瑤電視劇裡的明星一樣,眼淚滴下來說:「我沒有!」然後就跑掉。

想想這應該是我人生這輩子第一次把一個女生弄哭,然後我腦子第一個想到的是:

「ㄟ?應該哭的人是我吧?」

多年後又巧遇這位女同學,我問她是不是還記得這件事情?她告訴我,她完全忘了有這件事。

後來我發現,每次跟一些老同學聚會的時候,大家曾經幹過的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都記得好清楚,但是大家卻似乎像通靈一般,都有智一同的「忘了」?後來隨著年紀增長,我才發現,當很多人都想要遺忘這件事情的時候,你如果記得太清楚,那麼你就活該被討厭。

自認為應該算是記憶力還不錯的人,因為成長過程中,從幼稚園到研究所,每位同學的名字與長相我都還記得,其中發生的很多小事情,到現在仍然記憶猶新。所以能夠把很多事情都忘掉,對我來說這是很難理解的一件事。

直到後來接觸了許許多多的個案,才知道「遺忘」也是心理防衛機制的一種表現方式。

在心理學的領域中,心理防衛機制(Defense mechanism)是一種概念性的東西,也就是說我們在無意識的狀態中,可以利用這種防衛機制去減少潛在或是不可抗拒的事物所帶來的焦慮,而它的基本功能就是用來保護自己。

而在這麼多種防衛機制中,否認是最常見的。

否認(Denial):指無意識地拒絕承認那些不愉快的現實以保護自我。它是最原始最簡單的心理防衛機制。意志薄弱而知識結構又單純的人,常會情不自禁地使用否認機制。

例如:
小孩子打破東西闖了禍,然後說不是自己做的。
癌症病人否認自己得了癌症。
妻子不相信丈夫外遇。
母親不相信孩子車禍死亡。

因為,潛意識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所以「否認」到一個新的境界,就是「遺忘」了。因為在當事人的生命中,這些令人焦慮與痛苦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自然無從傷害起也無從焦慮起。

還記得有一次應邀到高雄去授課,一位學生開車來載我,特地帶了她開始有失智狀況的母親一起過來,希望能夠針對失智的問題給予建議;但從她母親的悲傷而又驚慌的眼神中,我隱約感受到的是,失智也許是她人生最後的解藥了。

雖然悲傷,但也很真實。

如果你身邊的親人或是好友告訴你,他不記得他曾經做過的事情了。你應該要知道,他的潛意識也知道這是一個錯誤而悲傷的事情,只能夠靠遺忘來麻痺自己,就請別再逼他想起來,因為這於事無補。

所以~「我真的不記得我有這麼胖啊!你們說是不是!

--

--

玄奘法師是非常知名的一位歷史人物,對於我來說,他是一個不世的天才,他一生中所遭遇的經歷,堅毅的性格與強大的內心能量,特別是對於生命至高境界的追求,實不亞於任何人。
玄奘法師當年在印度的個人著作中,以《會宗論》通瑜珈中觀,以《制惡見論》破除對大乘邪見,又以《三身論》讚送佛陀功德。

其中我最想要念的是《制惡見論》,可惜該論因年代久遠已經散失。當年也是因為這部《制惡見論》,玄奘大師震驚四座,強調大乘為佛說之據,自學理上證成阿賴耶識,又為為唯識論證,以《大乘莊嚴經論》梵文本論述中七因各取七比量,並以因明論式做論證。

簡單來說就是以現代的哲學與邏輯思考,建設了思維模型,然後以其中的矛盾點來論述佐證自身見解的正確性。特別是小乘不認末那識(故不區見修二斷),而以大乘解末那與阿賴耶間的論述非常精彩。

大乘眾稱他為摩訶耶那提婆,即是「大乘天」的意思;小乘眾稱他為木叉提婆,即是「解脫天」之意。也就是說,他老人家大小二乘都精通,兩乘都認同他當代大師的地位。

思辨是做學問的基本態度,玄奘法師的經典譯文為求意義精準,用詞艱澀,故於歷代較不受歡迎,不過學究自該如此,曲高自然和寡,但只有踏入該領域的人,才能夠解其智於萬一。

--

--

中心已成立二十年,除了提供教育訓練外,還希望能夠提供學生就業及個案能夠安心找到身心服務的地點,於是在今年與幾位從事按摩與身心治療多年的學生成立了按摩養生館,除了傳統的按摩與經絡推拿復位外,另外也提供身心靈的相關服務。

您舒緩僵硬的好鄰居。

位於新北市,平均百元的價位,以透明、實惠的價格、讓您輕鬆享受按摩服務,舒緩一天的疲勞。

每天都因為緊張與壓力而肩頸僵硬嗎?運動完後,舒展不到位反而徒增身體的負擔嗎?

我們是一群專業的身體工作者,為了改變傳統身體經絡工作與按摩幽暗、刻板的既有印象。

希望能以平價而實惠的方式推廣健康紓壓的社區按摩。

在這裡沒有推銷、也不需購買票券與會員,以透明化的價格,讓每個人都能隨時輕鬆享受按摩的樂趣。

【爽爽百元按摩】
來電預約:( 02 )2984–0028
三重總店:241新北市三重區正義北路189號 (三重公有正義地下停車場步行3分鐘)
https://www.songsong.tw/

--

--

【靈氣的支持】

昨天課後與一位學生相談。

她的丈夫因Sudden cardiac arrest造成了腦傷(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e)。
後來由於安養中心的照顧不周,狀況欠佳,數次病危出入醫院。
她一個人又要工作,又要照顧年幼的孩子與丈夫,多方奔波,心力憔悴。在這段時間,她中西醫燒香拜神甚麼都試過了,在醫藥罔效的狀況下,只剩下絕望。

護理師與照護人員常常告訴她,她的丈夫已經好多天沒有休息睡覺。每回都是靈氣讓她的丈夫能夠稍事歇息。
當手一放上去,他那個已經認不出家人且手腳痙攣萎縮的丈夫,就能馬上呼呼大睡。
看著床上呼呼睡去卻又陌生的丈夫,這似乎變成了彼此唯一的聯繫。

「是阿,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知道為甚麼我們要學這種外人看起來根本就是迷信的東西。」

生命有幸,亦有不幸,我們只能擦乾眼淚再繼續走下去。

--

--

Cancermin

Cancermin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